【永利集团】张作霖死后秘不发丧

于凤至是张学良的原配夫人,两人1915年结婚。

张学良在晚年说:“我跟我太太啊,我不喜欢我的太太,我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此相反,于凤至在临死前一年说:“我生是张家的人,死是张家的鬼。”于凤至说这话时,与张学良离婚已25年。

永利集团,张学良于凤至结婚照,局部翻拍。

于凤至对张学良的爱,不仅体现在婚姻生活上,也体现在对张学良事业的支持上。她不是一般的贤妻良母,她是有主见、有决断的知识女性,常常辅助张学良处置政事,甚至可以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在有不决之事时
,他常和我相商,我得以在旁提出建议,他常采纳我的建议。这是我们两人从少年相识,到以后相处,他对我的学问很欣赏、很倚重我的结果。”

在两个关键时刻,于凤至帮助张学良稳定了权力。

张作霖遇害后提出“秘不发丧”】

1928年6月4日晨,日本关东军制造“皇姑屯事件”,将张作霖炸至重伤。张作霖被送到沈阳“大帅府”五夫人的住处小青楼,军医官抢救无效,于9时30分死去。

大帅遇难,张学良又身在华北,东北形势岌岌可危,日军可能趁机发起侵略,张家大权也有可能旁落。为了稳定局面,于凤至提出“秘不发丧”的建议。她说:

“当东北军政要员齐集帅府议事时,我想到重要的是需要汉卿回来主持,才能继承掌权。所以,我提出一切都要等汉卿回来再议各事,先不能公布大帅死讯。在大家同意下,汉卿回到沈阳才发布大帅的死讯。”

随后,奉天省公署发表通电:“主座由京回奉,路经皇姑屯东南满铁道,桥梁发生炸弹,伤数人,主座亦身受微伤,精神尚好。”

为了掩人耳目,于凤至、五夫人等还请了英国医生,假装为大帅疗伤。厨房每天照常往小青楼送饭,鸦片和水果也按时更换。日军天天派人“慰问求见”,五夫人则浓妆艳抹,与其从容周旋。

“秘不发丧”的办法让日军摸不清张作霖的真实情况,因此,他们一直处于观望状态,未敢轻举妄动。

13天后,张学良从关内启程回沈阳。在此多说一句,他为何延迟13天才返回?张学良的侄子张闾实回忆:

“‘皇姑屯事件’发生时,大伯虽在天津,却找不到他人。部队都慌了,是寿夫人出来安抚部队,并派人到所有可能的地点去找。”

张学良回来后,立即进行部署,把各项工作都做了妥善的安排。6月21日,正式发表张作霖逝世的消息。

杨宇霆、常荫槐是张作霖的老部下。张作霖被炸死后,二人不把张学良放在眼中,经常飞扬跋扈,对张学良动辄训骂。每当张学良向杨询问情况或发表主张时,杨都不耐烦地说:“你不懂,别瞎掺和,我会做决定。”

1928年12月,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杨宇霆对此坚决反对,他认为不应该服从蒋介石,因此与张学良酿成新的矛盾。

与此同时,也有人向张学良告密,说杨宇霆、常荫槐等人串通谋反,让张学良深感威胁。

1928年,张学良在奉天督军处合影。

至于如何处置杨、常,张学良犹豫不决,于是找于凤至出主意。于凤至回忆说:

“很多人向汉卿报告杨的谋反罪行, 汉卿则因为杨是大帅的重臣,
并且两人有一个时期曾在军旅中一起相处,对杨如何处置一直犹豫不决。汉卿就此事问我。我说:‘中国有句老话:当断不断,必受其害。首先要查明他是谋反夺权公然勾结反叛军头,还是仅仅自视才高,怕你处理事务不当而争相处事。如果是前者,就要迅速除掉他,因为日本在旁,正窥伺要动,决不容内部有乱。’汉卿采纳了我的建议,遂派人调查……汉卿决定除掉杨宇霆以及他主要同党常荫槐。我反对杀人。汉卿用银圆掷正反面决定,三次都是主杀的面,似是天意。

1929年1月10日晚,杨宇霆、常荫槐被张学良在大帅府老虎厅枪杀。按于凤至的说法,“杀了杨、常,除了内患,稳定了汉卿的领导权”。不过,现在也有学者对该不该杀杨、常提出质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