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100年

上世纪60年代初,“中国学派”发掘出另一个瑰宝——水墨动画

早期的“中国学派”动画,带有浓厚的传统戏曲韵味,《骄傲的将军》中,将军就是大花脸,相当于戏曲行当中的武净,语言和动作都是动画师依照京剧演员进行设计的。

一听说上海要制作动画长片,万籁鸣、万古蟾知道这是中国动画界开天辟地的大事,万万不可错过。兄弟俩二话不说,冒着生命危险秘密回到上海,躲进英美租界。

1958年,全国共拍电影105部,并在一年间生产出22部动画,速度惊人,破了往年纪录。

▲《铁扇公主》中的孙悟空,像戴了帽子、穿着虎皮裙的米老鼠。

中国动画的故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开始了。

▲1961年动画《小蝌蚪找妈妈》。

▲1956年动画《乌鸦为什么是黑的》。

当然在日文版电影中,“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之类的话被迫剪掉了。日本人也在发现《铁扇公主》的深层寓意后,下令禁映该片。

4

在参考了大量苏联动画后,上海美影厂创作了《小猫钓鱼》、《小梅的梦》等动画,画面相比以前更加精致,作画技艺也有所提高,清晰可见苏联动画的风格。

建国前夕,东影厂的美术片组只有二十几个人,是当时全国唯一制作动画的部门。

好景不长,1958年,大.跃.进的浮夸风刮到了美术界。

此后,《牧笛》、《鹿铃》等水墨动画将美不胜收的中国画卷一次次呈现给世界。

1956年,黎明破晓前,中国动画渐渐走出邯郸学步的困局。由特伟参与执导,上海美影厂推出了“中国学派”的开山之作——《骄傲的将军》

▲1926年动画《大闹画室》。

《铁扇公主》在亚洲各国广泛传播,收获了大批粉丝,影响深远,用现在话说大概是能在朋友圈刷屏好几年。

北京地区绘画组的54位画家计划创作6000幅作品,雕塑组96位雕塑家计划做大小雕塑1507件,版画组30人计划2112幅版画作品,中国画组39人订指标为5812幅、完成8本书稿和16万字的文章。

上海美影厂的编剧李克弱,与导演万籁鸣对《西游记》前七回进行改编,创作剧本。

▲中国动画的开创者万氏兄弟:万古蟾、万籁鸣、万超尘。

当时,抗日战争已经全面爆发,万氏兄弟加入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的宣传工作,为鼓舞抗日士气,在大后方拍摄宣传短片为全国军民呐喊助威。

齐老冥思苦想了三天,就画了一幅蝌蚪在山溪中游动的画,暗示青蛙存在。

在影片沉寂的十余年间,主创团队备受批判,多次遭遇无妄之灾。

动荡的岁月中,一部部佳作在时代的阵痛中诞生。

3

这部电影在国内外多次获奖,开启中国水墨动画的篇章。

1941年9月,经过一年多的赶制,《铁扇公主》在上海如期上映。

万籁鸣说,要使中国动画事业具有无限的生命力,必须在自己民族传统土壤里生根。

美术工作者不甘人后,采用各种宣传手段鼓吹成果,比如《美术》1958年第3期刊登的《美术大.跃.进.》一文中说:

这就是只有中国人才能创作的动画。

这部时长80分钟的电影,用完整的故事情节和生动的人物动作,还原《西游记》中的经典故事。孙悟空、猪八戒、铁扇公主,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物,给战争“孤岛”中的恐惧生活带来难得的欢乐。

时局动荡,上海不宜久留,万氏兄弟被迫流亡到香港,直到建国后才重返上海。

▲中国第一部动画大片《Princess Iron Fan》,这翻译真是简单粗暴。

1中国动画第一次惊艳世界,已经是78年前的事了。1941年,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在抗战中的“孤岛”上海诞生,仅比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晚了四年。《白雪公主》是迪士尼公司耗时四年筹备的巨作,先…

上海美影厂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

中国动画第一次惊艳世界,已经是78年前的事了。

厂领导希望这些小伙子们能把苏联动画的精髓带回国内,而这些年轻人果然不负众望。

万籁鸣打趣说:“我们也在过火焰山,就像《铁扇公主》中的孙悟空那样。”

2

随着上海动画制作大规模停滞,脱胎于“满映”的东北电影制片厂完成接力,在之后几年创作了多部动画片,其中就包括新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瓮中捉鳖》

六爷说得好,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也不是胡说。

▲这一行字,承包了多少人的童年啊。

在流亡的路上,万籁鸣不忘捧着最爱的《西游记》,心中常幻想着孙悟空的形象。

1957年4月,中国第一家专业美术电影制片厂——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正式成立。

只懂中国皮影戏和走马灯原理的万氏兄弟,挤在狭小、低矮的亭子里专研动画,一无试验场地,二无资料参考,三无资金设备。唯一贵重的物品,是通过全家老小节衣缩食,从旧货摊上买来的一家破旧摄影机。

美术片组组长特伟,是从香港北上内地的漫画家。他大胆地向上级反馈,上海作为中国动画片的发源地和我国最大的电影生产基地,有发展美术电影的良好基础。

其中,有个叫王树忱的年轻动画人就是当时留学苏联的代表。

▲动画《大闹天宫》中的玉帝。

手冢治虫多次表示,自己就是在少年时代受《铁扇公主》的影响,才放弃学医,走上动漫创作道路的。后来到中国访问,他还特意去拜访偶像万氏兄弟。

6

《白雪公主》是迪士尼公司耗时四年筹备的巨作,先后投资150万美元,动用了700多人参与,在当时举世罕见,一经放映就一举奠定了迪士尼在动画界龙头老大的地位。

当年流亡路上心心念念的孙悟空,在忠实粉丝万籁鸣的灵魂深处再度苏醒。

该片导演兼设计方明是日本人,原名持永只仁,是日本战败后随“满映”被接收的员工。东影厂中还有不少员工来自日本和朝鲜。

《小蝌蚪找妈妈》上映后,漫画家华君武就风趣地说:“齐白石老先生虽然死了,可是,他的画活了。”

中国动画的黄金时代,就此开启。

此后,动画片《猪八戒吃西瓜》、木偶片《神笔马良》、剪纸片《渔童》、《金色的海螺》等带有民族特色的经典作品接踵而至,连连斩获国际奖项。

《大闹天宫》分上下两集,上集在1961年问世,下集命运多舛,一直到1978年才重见天日。

言外之意就是,想做动画,还是要去上海。

二战后,手冢治虫那一代日本漫画家,几乎改变了日本,乃至全世界的动漫产业。

创作者细致入微,每一个画面都一丝不苟,如玉皇大帝的服饰,是用宋代通天冠服和裘冕服加以改造,其表情和动作,透露出一个神权统治者的庄严神圣。

当时负责造型设计的张光宇已经去世,万籁鸣也没有推脱责任,从容地向他们解释道,玉皇大帝脸上画的是五绺须。

在特伟的号召下,包括万氏兄弟、钱家骏等早期中国动画人纷纷云集上海,随后又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中央美术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等高校调来大批青年才俊。

如此困境,万氏兄弟也不是头回遇到。

《铁扇公主》更难得的,是第一代动画人忧国忧民的初心。正如万氏兄弟所说,我国的动画片不仅仅是供人观赏和娱乐的消遣品,它与当时的斗争现实紧密配合。

▲1963年动画《牧笛》。

《瓮中捉鳖》辛辣讽刺蒋介石,带有几分时事评论的意思,就像万籁鸣说的,动画要与当时的斗争现实紧密配合。那时的漫画大师,都喜欢玩政治。

1956年,中国动画人凭借《乌鸦为什么是黑的》这部电影在第七届威尼斯国际动画节获得大奖。

▲1961年动画《大闹天宫》。

5

1926年,在万氏兄弟无数次试验失败的摸索后,中国第一部动画片《大闹画室》,终于在上海闸北区一个面积仅有7平方米的亭子间诞生。

伦敦电影节的影评人叹为观止,在当年的纪念册上写道:“这部影片可以和《圣经》中的神话故事以及希腊的民间传说媲美……万籁鸣在现代动画电影史中的地位,通过该片应该得到国际性的承认。”

1

《铁扇公主》的创作年代极为特殊。

中国第一代动画师紧随时代潮流,也想让世界一睹中国“公主”的芳容。

关于这幅画,还有一段趣事。

动画的故事原本是一篇家喻户晓的科普童话,曾被选作小学课文,而主角小蝌蚪的形象,出自齐白石的名作《蛙声十里出山泉》。

7

可他们仍然不依不饶,偏要说《大闹天宫》借古讽今,喝令万籁鸣老实交代。

这样一个叛逆的英雄形象,在那个年代无疑十分震撼。

不过,从片名就可看出这些作品质量堪忧,全是《赶英国》、《八月十五庆丰收》、《集体有余》等清一色的主旋律,现在网上资源还不好找。

在影片结尾,主创们用一段文字隐晦地表达民众救亡图存的决心,借打倒牛魔王隐喻影片“全国人民联合起来对付日本侵略者”的主题:

这段辛酸往事,掩盖不了《大闹天宫》的光辉。1978年后,这部电影解禁,先后在44个国家和地区上映,在各大国际电影节大放异彩。

《大闹天宫》是中国动画的一座高峰,可多年后,我们却在这座高峰下裹足不前。

二十多年后,王树忱和同事们创作了《哪咤闹海》、《天书奇谭》等经典国产动画,而这些作品,毫无疑问都带着鲜明的中国特色。

经过反反复复多次修改,一个深入人心的孙悟空形象应运而生,鹅黄色上衣,虎皮短裙,大红裤子,一双黑靴,脖子上系着翠绿的围巾。

二十年后,万籁鸣将创作出另一个深入人心的齐天大圣形象,让世界惊叹,这才是国际巨星。

包括老厂长特伟在内的很多同事对此表示怀疑,动画历来是单线平涂形式,而中国画强调水墨渲染、浓淡对比,怎么做动画?

▲1948年动画《瓮中捉鳖》。

这部约30分钟的动画,讲的是一个“骄傲使人落后”的寓言故事,运用了京剧脸谱、传统音乐等民族元素。主创团队花了一年的时间远赴北京、山东、河北等地搜集古代绘画、雕塑、建筑资料,四处找灵感。

年轻有为的王树忱也知道,自己在苏联学到的东西,不能帮助中国动画崛起,他将和前辈们一起探索民族风格的道路。

从1959年到1964年,万籁鸣只忙一件事,就是创作鸿篇巨制《大闹天宫》

这是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片,取得不俗的成绩,主创们该高兴才是,可创作者们内心难免有些无奈。因为片中没有一丝中国的影子,观众们都以为这部动画片是苏联制作的。

其中有一位粉丝来头不小,
他便是日后创作了《森林大帝》、《铁臂阿童木》等划时代巨作,被誉为“漫画之神”的手冢治虫

上海美影厂的一些年轻创作者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尝试对中国动画进行技术革新,将画家齐白石所画的青蛙、鱼虾、小鸡等小动物搬上动画银幕。

▲1941年动画《铁扇公主》。

▲1963年动画《金色的海螺》。

二人创作的电影结局极具浪漫英雄主义,推翻了原着中孙悟空被镇压在五指山下的悲剧,而是改为孙悟空拿起金箍棒,冲上灵霄宝殿,打碎玉帝的宝座,在一片狼藉的天庭放声大笑。

战争年代,条件异常艰苦。

上世纪50年代,什么都要“一边倒”,向老大哥学习,刚刚起步的新中国动画也不例外,上美厂便派出一批年轻人前往苏联取经。

既然美国人能做动画电影,咱们也可以。

《铁扇公主》是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隔壁的日本直到1958年才创作第一部动画电影,晚了中国十几年,题材还是取自中国民间传说《白蛇传》。

他们通过模拟电影放映的办法,从马奔跑的动作进行分解,用一张张画稿代替一格一格的影片进行试验,画了近万张画稿。

最难的不是甲方爸爸一改再改的要求,而是投资方新华影业公司本身就经济状况不佳,穷得揭不开锅,只能花低价请来几十个美术专业练习生帮忙,还拖欠了工作人员几个月薪水。

东影厂,抗战后由延安派往东北的电影团成立,可谓根正苗红。

1920年代,美国动画传入中国,万氏兄弟就花费了整整四年的时间摸索动画的秘密。

齐白石的画栩栩如生,充满诗情画意。谁也想不到,多年后,这幅画中的小蝌蚪竟然在动画片里“活起来”了。

1941年,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在抗战中的“孤岛”上海诞生,仅比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晚了四年。

心有良知的动画人,不愿刚刚点燃的星星之火就此熄灭。

如此高的评价,中国动画界已经几十年没有听到了。

1961年,上海美影厂取齐白石的花鸟画作品为角色形象,创作出中国第一部水墨动画片永利集团,《小蝌蚪找妈妈》

这么说,国漫也可算是日本动漫半个祖师爷。

以中国动画界先驱——万氏兄弟中的万籁鸣、万古蟾为首的创作团队,根据《西游记》中“孙悟空三借芭蕉扇”的故事为蓝本,开始筹备《铁扇公主》。

年过花甲的漫画家张光宇为影片中孙悟空、玉帝、哪咤等主要人物设计造型,仅孙悟空就画了N个版本,但万籁鸣一直觉得不太满意。

▲1956年动画《骄傲的将军》。

主创团队中的几十位画家从中国古代建筑、服饰、雕塑等取材,历时数年绘制15万余帧图画,完成近7万幅画作。

据说齐白石有一次和作家老舍一起吃饭。老舍对齐白石说,您有一支生花妙笔,画什么像什么,已不足奇,这回我给您出一道题,画一样东西,却不能出现在画面上,又要让观者体会到它的存在。

▲万籁鸣向小朋友展示《大闹天宫》画稿。

中国动画人意识到,亦步亦趋地模仿,终归不利于中国动画。

仅以唐僧等四人路阻火焰山,以示人生途径中之磨难。则必须坚持信念,大众一心,始能获得此扑灭凶焰之芭蕉扇。

只有搞民族化,才是中国动画电影的出路。

▲动画《大闹天宫》中的孙悟空。

有人将《大闹天宫》视为封建糟粕,甚至还有人荒唐地说,玉皇大帝嘴下怎么有颗痣啊,你们什么意思啊?

万籁鸣看到这个形象后,说了八个字,神采奕奕,勇猛矫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