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导演来说,是否符合角色的设定才是最重要的。”青年导演李睿珺说,“导演倾向选择与角色契合度最高的演员,是不是流量明星并不重要。”

“启用流量明星一般是出于市场和投资回报的考虑,投资人觉得会有一定的‘安全保障’。”工厂大门影业创始人黄旭峰说,“但市场证明,有很多启用了流量明星的文艺片,其实也不一定能够取得很好的票房。”

《地久天长》中,一直以阳光男孩形象示人的王源饰演了一个痞痞的少年;周冬雨既是《阳台上》的出品人,还在影片中饰演了一个智力低于常人的邻家少女的形象;娄烨导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也不再是文艺片“专业户”挑大梁,井柏然、马思纯等明星的加入让演出阵容显得分外豪华。

企业运营方式的创新、行业组织的全力推动以及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都为艺术片的长足发展注入了力量。而随着文艺片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在300万存量市场的基础上,如何找到增量市场呢?

300万基数观众,文艺片如何破圈?

文艺片宣发能有什么新打法?

近来,《地久天长》《过春天》《阳台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等多部文艺片纷纷在三四月份集中定档。不管是王小帅、张猛、娄烨等导演的话题度,还是王源、周冬雨、井柏然等流量明星的助阵,都让以往备显落寞的文艺片赢得了较为广泛的关注。

随着垂直渠道的增多、观众的细分和小范围的聚集,通过话题和场景设定等手段,文艺片能够更多地触及观众。即便如此,很多文艺片依旧可能面临连成本都无法收回的尴尬处境。

“如果说使用流量明星是艺术片难以逃脱的商业规则,那么,创作者一定要能够很好地驾驭和把握明星的表演。同时,这些明星一般对出演文艺电影都会怀着敬畏之心,配合度很高。”电影制片人杨城非常期待文艺片和明星合作,认为二者能够相互成就——电影借助明星流量而收获关注度,明星则通过电影锤炼演技、为自己赢得口碑。

威利斯人,“一定要控制文艺片的成本!”黄旭峰说,“在这个基础上,再死磕内容,讲好故事,激发情感共鸣。”

关于“文艺片”的定义,业界一直存有争议。长期以来,文艺片与“看不懂”“没票房”“无明星”这样的印象挂钩,而在近来上映的文艺片中,流量明星频频现身,正在改变观众对传统文艺片的印象。

中国文化传媒网记者 秦丹华

此前,杨幂主演的《宝贝儿》以2500万票房收官;而王源参演的《地久天长》,虽然有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演员奖的加持,上映29天也只收获4500万票房。可见,流量明星并非文艺片成败的关键。

威利斯人 1

不可否认,流量明星的加盟确实为宣发不知从何下手的文艺片提供了着力点,也着实带来了话题度和关注度。

2018年,国家电影局、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先后出台相关政策文件,明确了对放映国产艺术影片的影院和专线发行国产艺术电影的发行单位给予专项资金补贴,把发展特色院线作为深化电影院线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并在全国电影工作座谈会上要求“支持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发展,提高影片供给的多样性”。

无限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认为,除了保证基本圈层观众的在场,剩下就需靠故事本身和情感共鸣来吸引观众了。“电影是情绪的艺术,中国观众的观影诉求更多是看得懂、看得爽。”朱玮杰认为,中国文艺片观众的基数已经很大了,虽然还有很大的增长潜力,但好的作品不够多也是事实。

对比于三四年前即使“跪求排片”也只能收获几百万的票房,如今,文艺片的可能性及市场对其接纳程度都在被重新讨论。

文艺片和商业电影不同,始终属于小众。但是小众电影能让艺术市场和艺术创作更加多元。在文艺片的阵地里,不管是出于产品布局、品牌打造的考虑,还是对保有电影艺术类型多样性的呼唤,很多创作者、制片人、投资方、院线依然在坚守。许多文艺片也通过院线上映、海外版权、网络版权、商务合作等方式进一步拓宽了盈利渠道。未来,在公众的支持下,文艺片依旧可期。

如何找到这300万人呢?吴飞跃认为这是一个技术活,“最怕的是出现错配,把非主要目标观众吸引进来,观众发现这不是他们想要的,就会郁闷地离开影院。这对影片口碑、对创作者、对导演都可能会形成难以挽回的伤害。”因此,创立于2016年底的“大象点映”,就是希望通过“C2B”的方式,由观众发起点映决定影院的排片,“让好电影遇上对的人”。目前,在全国300多座城市、近百万影迷聚集在“大象点映”上,将不少文艺片推进了影院。

“文艺片目前在国内的基础观众数大概是300万。”吴飞跃说,“参考去年的《小偷家族》和现在的《波西米亚狂想曲》,以及很多国产偏文艺的现象级影片如《冈仁波齐》《百鸟朝凤》,最终票房大概都会落在1亿左右,换算成人数的话基本就是300万。”

此外,成立于2016年的中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通过专线放映、联合放映和举办影展等形式共放映了80部影片,加盟影院覆盖248个城市3222家,加盟银幕达到3795块,目前在专线上映29天的《波西米亚狂想曲》票房已经达到9600万元。

以往,因为预算少、无流量明星等因素,文艺片通常在发行上面临困难。因此,大象点评的创始人吴飞跃认为,“通过特定的方式将受众识别出来”是文艺片发行的关键。

朱玮杰建议:“文艺片宣发,首先要找到懂导演、懂电影的人,因为看不懂就不知道该如何传递电影的内核和情感,就不知道如何做好艺术片的包装,选择合适的营销手段,找到对的人群。”

2018年年底,凭借抖音上“一吻跨年”的视频宣传,《地球最后的夜晚》上映当天便斩获2.6亿票房,但上映第二天票房便跌至1100万。这既可以视作电影营销的成功,也可以视作没有匹配到合适观众以至于口碑扑街的失败。

流量明星能为文艺片带来什么?

《地久天长》海报 图片来源:豆瓣

诚然,文艺片的短板在内容,但是,有好的内容却也不一定有好的票房。“这也和中国观众不好的观影习惯有关。比如,不习惯付费,在网上找免费资源等。”李睿珺期待中国文艺片市场能够早日形成良性循环,让电影“少赔一点”。